2012年6月17日 星期日

王家衛的花樣年華

這兩個禮拜,花了很多時間把可以找到的王家衛電影看了一輪,事情的起源是在電視的談話性節目上,談到最近熱門的薄女郎:章子怡的故事,提到章從影以來的三個貴人:張藝謀、李安、王家衛,以及她在 2046 中的精湛演出,於是找了 2046 來看看,看了之後不得了,王家衛的電影語言再次擄獲了我的心,於是利用了一個多禮拜的時間,把看過的、沒看過的王家衛電影在從新看過一遍。

整體來說我最喜歡的是重慶森林,故事有點甜甜的味道,節奏輕快,難得的喜劇收尾,花樣年華、2046 是連續的故事,也非常棒,阿飛正傳可以看成是花樣年華及 2046 的前傳,(又或是 2046 是阿飛正傳的第二集?)個人認為整部片子被菲律賓的那場槍戰毀了,不然也是相當不錯,東邪西毒看的是 2009 年的終極版,色彩很濃烈,你可以把它看成是武俠片,但他談的還是愛情。





花樣年華的故事、人物相當簡單,相較於 2046 我反而更喜歡花樣年華,表現手法較為含蓄,一切盡在不言中。網路上的評論及故事介紹相當多,我寫的不會比他們好,在此僅以電影中的對白、文字向大師致敬。

那是一種難堪的相對
她一直羞低著頭
給他一個接近的機會
他沒有勇氣接近
她調轉身,走了

1962年,香港


兩人對坐在咖啡館裡,第一次在家以外的地方相會

周:這麼冒昧約你出來,是有點事想請教你。昨天你拿的皮包,不知道在哪裡能買到?
蘇:你為什麼這麼問?
周:沒有,我只是看著款式很別緻,想買一個送給太太。
蘇:周先生,你對太太可真細心。
周:(笑)哪裡,她這個人很挑剔。過兩天是她生日,不知道買些什麼送給她。(點了一支煙)你能幫我買一個嗎?
蘇:如果是一模一樣的,她可能會不喜歡的。
周:(想了一下,笑著呼出一口煙)對了,我倒是沒想到。女人會介意嗎?
蘇:會的,特別是隔壁鄰居。
周:不知道有沒有別的顏色?
蘇:那得要問我先生才知道?
周:為什麼?
蘇:那個皮包是我先生在外地工作時賣給我的。他說香港買不到。
周:(笑)啊,那就算了吧。(抽了一口煙,端起了咖啡杯)蘇:(攪了一下咖啡勺)其實,我也有一件事想請教你。
周:(喝一口,停下來)什麼事?
蘇:你的領帶在哪裡買的?
周:(看了一下自己的領帶,一笑)我也不知道。我的領帶全是太太幫我買的。
周:是嗎?我想起來了,有一次,她公司派她到外地工作,她回來時送給我的。她說香港沒有賣的。(笑)也會這麼巧。
蘇:(對笑)是呀。(隨後視線垂下)其實(音樂停),我先生也有一條領帶和你的一模一樣。他說是他老闆送給他的。所以天天都帶著。
周:我太太也有個皮包跟你一模一樣。
蘇:我知道,我見過。(眼睛直直的注視著他)你想說什麼?
  (他低下頭,深深抽了一口煙,法語歌曲又響起)
  ……
蘇:我以為只有我一個人知道。
……

深夜,兩人並肩在空無一人的街上走著

蘇:不知道他們是怎麼開始的。

(到了一條寂靜的巷子,只有蟋蟀的鳴叫,兩個人試著揣測『他們是怎麼開始的』)

蘇:你這麼晚不回家,你老婆不說你呀。
周:已經習慣了,她不管我。你呢,你先生不說你嗎。
蘇:我想他早就睡了。
蘇:我想他早就睡了。
周:(抓住她的手)今天晚上別回去了。
(看了他一眼,趕快走到一邊。扶在門上,背著對他)蘇:我先生不會這麼說的。
周:(走進她)那他會怎麼說?
蘇:(回頭看他一眼,又扭回頭)反正他不會這麼說的。
周:(看著她的背影)總有一個人先開口吧。(她轉過頭,但又轉回去)不是他會是誰呀。



(重來了一次,試了另一版本)

蘇:你這麼晚不回家,你老婆不問你呀。
周:早習慣了,她不管我的。你先生也不說你嗎?
蘇:我看他早就睡了。
(她望著他,很嫵媚的笑了一下。拿著精緻錢包的手,用食指長長的指甲劃了一下他的領帶。接著很勉強的又笑了一下,轉身扶在門上,背對著他,似乎很痛苦。)
蘇:我是真的說不出口。
周:(走進)我知道。事到如今,誰先開口都無所謂了。
(她看著他,轉過臉,又認真的看著他)
蘇:你知道你老婆是個什麼樣的人嗎?
(她走了,只聽見遠處的幾聲狗叫)  

「沒想到結了婚會這樣複雜。如果一個人,自己做得好就夠了。但是結了婚,只有自己做得好是不夠的。」




(在她家,兩個人吃著麵,這次是蘇麗珍排練試著跟老公攤牌)

蘇:你老老實實告訴我,你在外面是不是有個女人了。
男人背影:神經病,誰跟你說的?


蘇:別管是誰,你是不是有了女人了?
男人背影:沒有。
蘇:你不要再撒謊了。你看著我,你看著我……我問你,你告訴我,你外面是不是有了女人了。
男人:……是呀。
(她輕輕打了他一耳光,鏡頭轉過來,男人是周)
周:你是怎麼回事,他已經在你面前承認他在外面已經有一個女人了,你還打這麼輕。
蘇:我沒想到他會這麼回答我,我不知道該怎麼辦。
周:再來一次吧。

蘇:你老老實實告訴我,你在外面是不是有個女人了。
周:神經病,誰跟你說的?
蘇:別管是誰,你是不是有了女人了?
周:沒有。
蘇:不要騙我,你看著我,你告訴我,你外面是不是有了女人了。
周:……是呀。

(她慢慢放下碗,眼睛濕了)

周:你沒事吧。
蘇:我沒想到我會這麼傷心。

(哭了,靠在他的肩膀上)

周:試試而已,又不是真的。就算是真的他也不會承認,沒事的,別這樣。

(她哭的更傷心了)


(夜晚,巷子裡,他冒著大雨跑到屋簷下的她。)
周:你在這裡站了很久了吧。
蘇:站了一會了。
周:我看還得下一會兒。你等等我。
(他拿來一把雨傘)
周:我送你回去吧。
蘇:不好的,讓人看見,話又多的。
周:那你先回去。
蘇:他們見過你的傘,我打著回去,那不也一樣。
周:說的也對,我怎麼沒想到。
蘇:你先回去吧,我等一會兒好了。
周:那我陪你。
(兩人沉默了,雨中傳來雷聲)
蘇:你找過我。
周:還以為你的同事忘了告訴你。本來想找你買張船票。
蘇:你要到外地去嗎?
周:阿炳寄很多信來,說那邊缺人手,要我去幫忙。
蘇:打算去多久。
周:不知道,去了再說吧。
蘇:怎麼會突然間想去新加坡呢?
周:換個環境,免得聽到這麼多的閒言閒語。
蘇:我們自己知道沒什麼不久行了。
周:本來我也這麼想,所以不怕別人說什麼。我相信自己不會跟他們一樣,可是原來我會。我知道你不會離開你先生。我想走開一會兒。
蘇:我沒想到你真的會喜歡我。
周:我也沒有想過。以前我只是想知道,他們到底是怎麼開始的。現在我知道了,很多事情不知不覺就來了。(靠近她)我還以為沒什麼,但是我開始擔心你先生什麼時候會回來。最好是別回來。我知道這樣想不對。能不能幫我一個忙?
蘇:(她奇怪的看著他)什麼?
周:我想有點的心理準備。

(雨停了,巷子裡積了很多水,傳來蟋蟀和青蛙的叫聲。她充滿不安的在他身邊走來走去。)
蘇:你可不可以以後再也不找我了。
 (她靠著牆站定)
周:你先生回來了?
蘇:是。我是不是很沒用?
周:也不是。
(他面對她)
周:那我以後再也不找你了。好好守著你先生。
(她什麼話也不說。他拉住她戴著結婚戒指的左手,她緊握著的雙手鬆開了。慢慢的,他放開她依依不捨的手離去。她的左手抓緊右臂,大拇指上的尖指甲深深的掐進白皙的皮膚。)

周:不要這樣。(她開始抽泣)別傻了,說說而已。不要哭了。(他緊緊抓住她的左手)這又不是真的。
(音樂響起,她緊緊抓住他的肩膀,伏在肩上,很大聲的哭泣。他也緊緊抱著她的肩膀,但仍止不住她的眼淚)

(深夜,出租車裡)
蘇:今天晚上不想回家。
(他緊緊抓住她的手,她深情的靠在他的胸前。)

(白天,她正在辦公室打字,電話響起)
  
周:是我。如果多一張船票,你願不願意和我一起走?

(法國旋律的音樂響起)
(他靠在自己家的門邊,然後關上所有的燈,走了。)
(她急急忙忙下了樓,來到他的新住處,但已人去樓空。她默默的坐在了床邊,眼眶開始濕潤。) 

蘇:是我。如果多一張船票,你願不願意帶我一起走?

1963年,新加坡(和阿炳在小餐館裡)
周:我問你,從前有些人,心裡有了秘密,而且不想被人知道,知道他們會怎麼做?
炳:我怎麼知道。
周:他們會跑到山上找一棵樹,在樹上挖一個洞,然後把秘密全說進去,再用泥把洞封上。那秘密會留在樹裡,沒有人知道。


那個時代已過去關於那個時代的一切都不存在了

1966年,柬埔寨
周幕雲在吳哥窟的樹洞裡埋藏秘密,留下一個填著帶有青草泥土的洞口。


那些消逝了的歲月,彷彿隔著一塊積著灰塵的玻璃,
看得到,抓不著
他一直在懷念著過去的一切,
如果他能衝破那塊積著灰塵的玻璃,
他會走回早已消逝的歲月。

崔護重來伊人杳,花樣年華已凋殘花樣年華官網
張貼留言